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面试技巧 > 正文
企业文化建设之企业家的偶像效应
2021-07-22 13:18:20

  楷模、表率,不经意间让人产生坚定的前进动力,这被称作为“偶像效应”。提及“偶像”,人们似乎总会惯性地与娱乐圈联系在一起,非也,商界亦然。

  这绝非是一个偶像作祟的时代,但他们的确值得被敬仰;与浮华的娱乐界不同,商界的偶像们从不依靠帅气的外表,在时间的标杆下,比拼的惟有实力与个性。

  上世纪80年代,处于迷茫中的中国企业家开始摸石问路,他们不断地寻找偶像以探究方向,一个标杆,那时也恰似一座丰碑。如今关注钢铁、汽车等工业领域的时期已成过去,显山露水的企业家们更多地集中于装备制造领域,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的成长也未离开偶像的力量。

  历经多年后,企业早已羽翼丰满,不过每个人都会记得曾经以及现在最令自己敬佩的人。

  主持人:今天本栏目的话题将从“企业家的偶像”开始,虽然许多读者均为企业掌门人,不过我相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企业无一例外地都经历过波折,在克服了各种问题后我们才看到今天的企业。我也相信,每个企业家都可以将自己的人生经历写成一本引人入胜的回忆录。但是这些我们今天暂且不谈,就谈谈让自己觉得印象深刻的企业家!

  今天出场的两位嘉宾,可谓是“明星企业”的掌门人,一个是低压电器配件中闪亮新星的掌舵者,另一个则已率领企业坐稳了高压变频器行业的第一把交椅,这两位嘉宾便是苏州未来电器的董事长莫建平与利德华福总经理姜继增。欢迎两位!

  回归正题,两位不妨说一下各自欣赏的企业家吧!

  姜继增:中国的企业家众多,但我比较喜欢华为集团的任正非。

  莫建平:如果说要说欣赏的企业家,两个人我自始至终都很钦佩。一个是常熟开关的唐春潮,另一位则是正泰电器的南存辉,我认为他们在胆识以及谋略上还是比较厉害的。

  主持人:好,两位已开门见山地道出了自己的观点。

  姜总比较欣赏任正非,我们知道华为近些年的发展速度惊人,1988年它成立时,资金也不过才2.4万元人民币,我记得英国《经济学人》对它的评价是:“华为的崛起,是外国跨国公司的灾难。”可见全世界对他的评价都很高,那么姜总您赏识他哪些方面呢?

  姜继增:应该说,华为的业绩是他出名的一个方面,但是我更看中任正非对企业战略的把握、对人才的管理以及在市场竞争中表现出来的强势精神。

  打个比方,任正非可以把某一专业的毕业生全部招到华为,我们在这儿暂且不谈对这些人的资金与培养,但是通过这样一件事就可以看到他的谋略——两个目的,一方面既满足了华为自身的人才需求,另一方面也令竞争对手得不到“新鲜血液”,无法完成人才的梯队培养,这对技术与市场来说是相当致命的——相当于中断了竞争对手的造血功能。

  主持人:这件事是比较狠的,当时虽说大家对此事褒贬不一,但也证明了这件事的轰动效应。

  姜继增:还有个事儿也让我印象深刻,那便是他的竞争手段——他可以长期采取较低的产品价格,目的是采用薄利多销的优势在市场竞争中占据高地,不过竞争对手却因此不堪重负,很多企业只能关门大吉。

  主持人:啊?你欣赏这种做法?那是在暗示你更倾向于低价竞争?

  姜继增:不,我绝不赞同低价竞争!就拿我们行业来说,是一个高技术的行业,可是价格却是一降再降,这对于行业来说是绝非理性的。任正非的这一点我是想说他在竞争中表现出来的狠与准,值得学习!

  主持人:原来这样啊!要不然乍一听还真吓一跳。关于高压变频器行业近期在价格上波动我也早有耳闻,不过我更相信“一分钱一分货。”

  姜继增:打断一下,插播一点,任正非这个人为人比较低调,不上电视、不接受媒体采访,特别是企业已经做得这么大了以后,还能保持这样的一个心态不容易,这样的企业家也比较少见。

  主持人:这个应该可以看做是任正非的特色!哈,我曾听同行抱怨过,采访他的难度要胜于李嘉诚啊!莫总呢,您比较欣赏谁?说来听听。

  莫建平:我欣赏的这两个企业家,他们分别是常熟开关董事长唐春潮与正泰集团的董事长南存辉,这两位和我同属一个行业,应该说因为日常有接触所以对他们也有一定了解:唐春潮,代表了中国传统的企业家,有谋略,但很低调,属于稳健型的企业家;而南存辉代表着中国新生代的企业家,眼光独到,敢闯敢干,属于扩张型的。两个人,截然不同的性格,但都是我欣赏的。

  主持人:呵呵,您和这两位交情都不错吧?

  莫建平:因为南存辉在温州,接触得稍微得少了一点,不过和唐春潮接触得比较多。虽然自己也在办企业,虽然自己也接触了一些人,但这两个人我觉得无论是在做人,还是做企业,我都很欣赏。

  主持人:都说南存辉是典型的温州人,您觉得呢?

  莫建平:我认为是这样的。温州人是很聪明,也是很能吃苦的。13岁就当修鞋匠,但是如果他不聪明的话,怎么能从来修鞋的人中找到商机呢?当时因为改革开放,很多人都在跑供销,渐渐地他就产生了创业的冲动,可见这个人多聪明!

  主持人:除了聪明之外呢?

  莫建平:另外,除了野心之外,还有野心。

  应该说,正泰过去主营的就是低压电器,你再看他现在,在太阳能上更是大手笔,输、变、配、用等领域,现在什么都敢干啦!企业规模虽说越做越大,但没有脱离输配电这个领域,所以产业领域多而不乱。

  主持人:对,正泰的多元化经营使得其扩张与日俱增,不过这倒让我联想起华为的国际化进程,华为现在应该可以说成是一家跨国型企业,姜总您怎么看它的国际化进程?

  姜继增:应该说这是我非常看好它的另外一点。

  现在来看华为的发展,它成功的每一步恰恰迎合了市场的需求。比如说,我们每个人现在每天都要与外界联系:打电话,谁能少得了程控交换机?上网,谁能少得了路由器?它准确地把握了市场的发展方向,你不得不佩服华为的高明。

  现在国内市场饱和了,但华为便开始进行了全球化的进程,现在的很多国家都如同当时的中国一样,全民普及、更新换代,所以华为的目标大多盯在第三世界,而从实际情况来看,应该说这一战略调整也被验证是正确的。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企业立志要成为“中国的ABB、西门子”,不知道这方面我们是否也有自己的偶像?

  莫建平:可能现实的情况都不太一样,ABB、施耐德之类的企业是国际知名的成套设备企业,既生产主机,又生产配套产品,配套产品可能会作为其中的一个生产车间,而我们未来电器则专注于为主机厂生产配件,所以也很难达到那样的规模。

  主持人:这么说我们企业更希望通过专业化的生产更胜一筹?

  莫建平:呵呵,应该可以这么说。比如说我们刚刚研发出来的一款电动操作机构,现在类似伊顿、GE以及LG等国际跨国公司等都做不出来。它的最大性能是动作时间不过0.1秒,而同类产品大概要在0.7秒,效率提高了7倍。另外因为它的动作太快,许多断路器都无法承受,所以其使用寿命也是它的重要指标,目前国际同类产品寿命也不超过1万次,而我们这款正在接受性能检测的产品寿命已经超过了8000次。

  主持人:这款听起来性能真的不错,目前上市了吗?市场情况怎么样?

  莫建平:目前还没上市,我们估计要在明年。不过已有许多客户盯着这款产品了,呵呵,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用户对我们的认可吧。国外同类产品在国外要3000元,而我们仅仅需要800元,还不到国外的三分之一,这样的“好东西”自然也大家争着要。现在我们正在进行系列化,打算今后三至五年内它都将是我们公司的主打产品。

  主持人:可是如果将它作为主打产品的话,我们有没有采取一些保护措施呢?因为你也知道现在低压电器行业的技术含量还并不是很高?

  莫建平:主持人提到了一个格外关键的问题——技术。可以说同类产品在国内只有我们一家企业可以做得出来,所以若要想站稳市场,首先就应该进行知识保护。过去由于经验不够丰富,比如其他产品我们仅仅进行了局部的保护,其他人随便改装一下,我们也没有办法,可是现在这款产品我已经申请了十一项国内外的专利保护,别人根本没法复制!

  姜继增:我觉得吧,是不是需要一个国际性的企业作为目标,这应要同自身良好地结合起来,就像莫总刚才说得一样,要切合自身的实际才可以。虽然在管理上,也接触过一些知名企业的模式与方法,但是我认为关键还是在于与企业本身想结合。这绝非树立一个目标就可以实现!量身定做才是关键。

  主持人:好一个量身定做啊!我们“将量身定做”成为我们的结束词,毕竟说到底,要发展的是企业自身,而不是企业外的某些言论。


成都租房 https://cd.c21.com.cn/zufang/c1100032/pg1
相关新闻
尚策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