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谁都渴望遇见你米问问最新章节阅读-谁都渴望遇见你张泯罗溪小说目录
2021-07-22 12:57:56
谁都渴望遇见你第五章 你给我等着

躲在酿酒的大木桶后门的罗溪望着张泯的身影走进酒庄后门,抚着胸脯,松了一口气,动作忽然一滞,然后惊慌摸索着脖子,万分懊恼:钥匙不见了,吴爷爷的钥匙不见了!

酒庄再一次披上了暮色,昏黄的灯光晕染着两三扇拱窗。万籁俱寂,微风吹过葡萄藤叶片的沙沙声似有若无。

忽然,一个身影从暗处猫身而出,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蹑手蹑脚地低头搜寻。

“是在找这个吗?”忽然响起的人声,把罗溪吓得差点摔了手机。

张泯手中悬着的正是那把双鱼钥匙!

罗溪定了定的心神,跳起来想要去够钥匙:“还给我,还给我……”

张泯好整以暇地抬高手腕,居高临下地望着罗溪:“我出的价格你还不满意吗?”

“还给我……”

“多少钱你才肯乖乖签字?卖了庄园,钥匙和毕业作品一起还给你。

罗溪不回答,无望的蹦跶着,努力地够着钥匙。

张泯忍住笑,一步一步地后退着。

罗溪忽然停下努力,双手叉腰,深究地望着张泯的脸。张泯心下狐疑,

罗溪下定决心似地地吹了吹额前的发丝,作出饿虎扑食的架势扑向张泯。张泯迟疑中后退一步,却不提防脚下遇到障碍,个子太高,重心不稳,整个人仰天跌进了身后巨大的木桶里。木桶里装满了深红的汁液,直到甘甜的味道沁入他的鼻腔,他才明白那是预备酿酒的葡萄汁。

木桶并不深,张泯很快站稳,只看得到罗溪慌慌张张夺路而逃的背影。

“你给我等着!”愤怒的吼声惊动了整座庄园。

张泯盛怒的后果确实很严重。庄园的大厅里,他浑身湿透,穿着已经被葡萄汁染成红色的衬衣,来回踱步。

除罗溪外,酒庄里所有人都站成了一排,屏声静气。

“罗溪呢?”冷得似乎要拧出冰渣的口气。

Alex轻声说:“她真的不在这里……

“那这个是什么?”张泯举起手中的钥匙。那一刹那,他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了管家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

张泯狠狠握住钥匙:“行,监控录像也没用,是吧?看来我要亲自找人了!”

于是,在波尔多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四海集团总裁张泯带着炽炽怒意,将这座百年酒庄翻了个底朝天,连地下酒窖的木桶,都被打开盖子一个一个地察看,就差掀开地砖,撕开墙皮了。

忙了半天,张泯忽然想起什么,立住脚步,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肖正楠一头撞在他身上。

“你跟着我干嘛?还不分头去找!”

“是!”肖正楠掉头而去。

“回来!”肖正楠转头回来。

张泯掏出那把双鱼钥匙在肖正楠眼前晃了晃:“知道这钥匙是用来开什么的吗?”

肖正楠茫然地摇摇头,突然灵光乍现:“庄园很有年头的样子,这是打开密室的钥匙?又或者是吴爷爷还给她留了什么宝藏! 一定是这样的。”肖正楠自个儿作出神机妙算地陶醉状。

张泯没好气地道:“你当是拍《盗墓笔记》啊?出去找人!”

肖正楠一秒钟消失在他眼前。

此时的罗溪,正屏声静气地躲在卫生间中,侧耳静听外头的动静,门猛地被打开,门外的Betty和门内的罗溪同时吃惊地掩住嘴。Betty掩上门:“完全想不到,他长大了,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罗溪还没来及的说话,门就被敲响了。

“里面有人吗?”是肖正楠的声音。

“是我。” Betty连忙应声。

“哦。”肖正楠尴尬地应了一声,走开。

罗溪趴在门上听着肖正楠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她悄悄地打开门,探头张望了一下,溜了出去。

罗溪垫着脚尖,轻手轻脚地走在走廊上,忽然远去的肖正楠拐了个弯,掉头回来了,罗溪慌不择路,打开手边的一道门,猫身藏了进去。

Betty连忙赶过来想堵住肖正楠,不想张泯从楼梯处走了出来,他对Betty和肖正楠点点头:“你们接着找,我回自己房间洗个澡换身衣服。”说完,也不等他们应声,就拧开门把手进了屋。

Betty震惊地瞪圆了一双蓝眼睛,几秒钟之前,罗溪刚刚躲进的正是张泯的房间。

张泯关上房门,心情烦躁到极致,他一边胡乱地扯着扣子换衣服,一边拉开衣柜,随手抓了一件替换的衬衣出来。如果他冷静一些,或者他的目光稍稍下移,他就能看见衣柜左下角一张纯净稚嫩的脸,和嵌在那张脸上的惊恐双眼。

满满一浴缸的水,张泯都来不及将短袖T恤脱去,便将自己整个人沉入水中。水漫了过来,将他周遭的空气隔离,仿佛将烦扰他的一切繁杂也隔离在外,他长久地憋着气。半晌,“哗!”地一声,他从水中坐起,将湿漉漉的头发捋向后,露出一张俊朗清秀的脸。

衣柜中的罗溪见半天没动静,冒死钻了出来,垫着脚尖正要开门,突然敲门声响起,吓得她赶紧折身逃回衣柜。

张泯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打开屋门,Betty端着热蜂蜜茶走了进来。

Betty的蓝眼睛地闪着慈母一样关怀的光芒,一边比划一边说:“快趁热喝吧,晚上冷,全身都湿透了,会着凉的。”

虽然是她说的是法语,张泯大概明白她的意思,指指桌子。Betty将蜂蜜茶放在桌子上。

Betty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小朋友随着年龄的增长,相貌、个性什么的都会改变,可你也变化也太大了,一开始我都认不出来你……”

张泯转身打开衣柜:“我要换衣服了,您还待在这儿吗?”

Betty脸色瞬间大变,在她的角度望过去,刚好能看到罗溪像一只煮熟的虾一样,弯腰弓背地缩在衣柜的角落里。

张泯也觉察到Betty的变化,他顺着她的目光正要回头,Betty忽然沉着地上前跨了一步,抓住张泯的肩膀:“能再次见到你实在太开心了!”

张泯非常不自在:“是我甩开你,还是您自己放手?”

Betty却抓得更紧,随着张泯的退让,用法国女人壮硕的胳膊顺势将他拨转了个身:“你小时候很可爱很亲人的。”

罗溪趁着张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用在摆脱Betty上,轻轻跳下衣柜,先是垫着脚用猫步,然后又换成螃蟹状贴着衣柜门,躲开张泯,同时眼睛紧盯着他的后背,那一张脸紧张得五官都皱成了一团。

张泯实在忍无可忍,甩开了Betty的手,他抡起的指尖差一毫米就要碰上罗溪的脸了。Betty眼疾手快,赶紧将张泯的胳膊捞回来抓得更紧。

“你这是干什么……”

“我非常想念你,虽然你只在这住过一小段日子。那时我一直牵着你的手在院子里玩,就像妈妈带着孩子一样。对了,你左后背烧伤过,现在怎么样了?伤疤还明显吗?让我看看……”她使劲将张泯扳得面向屋内。

“够了!你在干什么?!”张泯挣扎着甩掉Betty的钳制,走向衣柜,而罗溪刚好从门口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Betty松了一口气。

张泯烦躁地翻衣服:“我不是来这里找回忆的,不要一直把我当成以前的小孩子!!”

“知道了……” Betty脸上露出真诚的失落,苦涩地摇摇头,说:“晚安。”

Betty离开后,张泯若有所思地呆立着,肖正楠探头探脑地进来:“张总,没找到罗小姐。”

张泯点头:“知道了,我一会换完衣服去她房间看看。半夜三更的,我就不信她能跑到哪里去。”

几分钟之后,楼下的卧室,门被猛地推开,灯忽地大亮。随意穿着件睡袍的张泯站在屋子中间,审视整间屋子。

桌子上堆着梳子、零食、小玩偶,那是属于女生的小玩意儿。

床上铺着淡绿床品,淡绿床裙下,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盯着闯入者穿着拖鞋的双脚。忽然那双脚大踏步朝着床走来,罗溪倒吸一口冷气,紧张地瞪大眼睛捂住嘴。

紧接着,她听到衣橱备打开的声音,然后有人一把抓起衣架和衣服,伴随着不屑的冷笑,那些可怜的衣架和衣服相继被扔到了地上:“切,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服务器CPU回收 huishoucpu.51sole.com

相关新闻
尚策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