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三月的幸福深宅毓秀小说阅读
2021-07-20 13:02:05

三月的幸福原创小说《》,主角分别是钟毓秀钟文博,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深宅毓秀三月的幸福小说阅读。。崔嬷嬷被气得当场便说不出话来,眼见着脚步朝着后面退后了几步,双眼微翻,一副就快要被气晕过去的模样,幸好身后两个奴婢眼疾手快地伸手扶住了一把。

《深宅毓秀》精选:

落霞县虽不是什么大城,却也有不少住户。原本并不宽敞的大街,只要辰时一到,便到处都是川流不息的车马,熙来攘往的人儿,声声响亮的吆喝,好不热闹。钟家的府宅,坐落在落霞县的南面。能在此处建宅的,都是在落霞县中有些威望的人。比起那繁华的西面闹事,此处总是要安静一些。

“钟毓秀,你个臭娘们,给老子我开门!”陶大一手叉腰,站在钟府门口,也不上前敲门,指着大门便开口骂了开来,引得过路的行人都渐渐停了脚步。一副根本即使想要闹大的样子。

“这是什么人啊?在这里大喊大叫的,不怕被官府捉了去啊?”

“这人好像是陶大吧?他不是钟府的奴才吗?怎么站这儿来骂人来了?”

见人越聚越多,陶大脸上挂上了得意的笑容。他就是要瞧热闹的人多,否则他骂了半天没人,那多没意思?

听着背后什么都有的议论,陶大更是张狂了起来,嘴里也尽数没有好话:“臭婊子,有爹妈生,没爹妈养得东西。老子我做什么了,你要打我一百板子?幸好老天爷长了眼睛,我硬是一口气憋了回来。今天我就是要将你做的丑事都在大伙儿面前说道说道,看你日后还怎么做人!”

一听“丑事”二字,人群中的议论声顿时“哄”地一下炸开了锅。能在此时还在外面晃荡的,都是一群闲来无事的主,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拿东家的好事,西家的坏事二五添作十,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话。八卦,这种事情,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所有人都异常热衷的东西。

自从钟老爷与钟夫人相继去世之后,钟府平常这个时辰根本没什么人来。今日门房还打算继续与往常一样,躲在小间里睡个回笼觉,可刚躺下,就听见门外嘈杂的声音。本想着事不关己,无视了去。只是那声音,却越发大了起来。

“哪个混蛋在门外扰本大爷的美梦?!”门房口中嘟囔着,拉开大门,露出个小缝往门外一瞧。这下,无论是什么样子的美梦,它都彻底醒了。

门外阶梯之下,约莫站着四五十个人,都在相互交头接耳地指着钟府的大门说着什么,好似这南面的所有人都突然集中到了此处,往日可从来没有一下子这么多人的时候。

陶大骂得卖力,却也仔细盯着钟家大门的动静。眼见着那门房拉开了一个门缝,呆愣了下就想着关门。陶大一个飞步冲上前去,推着大门道:“都开了门了,干嘛还关上?有胆子,没胆子承认不是?”

“陶,陶,陶……”门房早就被门外的场面吓傻了,眼见着陶大冲上来,硬是没将他的名字说全了。

“陶什么陶!你陶大爷我今日就要来找你们小姐要个说法,让钟毓秀那个臭婊子给我滚出来!”陶大鼻子朝天,一副张狂地不得了的样子。

眼看着门口的人越聚越多,门房哪里还敢说什么,撒腿子就朝着府中跑去:陶总管的亲哥哥闹事,他敢说什么?瞧着那来势汹汹的样子,还是先通知陶总管再说吧!

待陶二陶总管阴沉着个脸,赶到门口之时,大门已经被陶大完完全全推开,只见他异常惬意地坐在门槛上,时不时地冲着阶梯之下的人群喊上那么几句。

“你这是什么样子!”陶总管上前一把,就将陶大从门槛之上拉扯了起来,站在他面前,冷言说道。

“呦,瞧瞧,这是谁来了!”陶大吊儿郎当地拍了拍方才陶总管碰到的地方,转身朝着人群吹了个响声,指着陶总管道:“这可是跟我一个老子娘的亲弟弟啊!现在却为了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生生地打了我一百大板子,差点将我这小命送了,去见我那早逝的老子娘呢!”

“陶大,你到底想做什么!”陶总管的脸色异常阴沉,比那寒冬里的寒潭看上去还要凉上几分。

“我想做什么?”陶大突然嗤笑了一声:“我想做什么你不知道?怎么,平白无故打了我一百大板,就想这么算了?”

“你做了什么,难不成那一百大板还不够你记住的?陶大,莫要逼得我舍了咱们这么半年的兄弟情分!”陶总管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他这么多年,就是顾忌这他们之前的兄弟情义,这才对陶大诸多退让。

陶大闻言,却是半点不领陶总管想要帮他遮羞的情。嘴角一勾,反倒是打蛇上棍:“我的亲弟弟呦,那你倒是告诉告诉我,我到底做了什么,就应该生生受了钟大小姐的一百大板,还要被赶出府去,断了我的生路?”

陶大一副正大光明的样子,反倒是陶总管遮遮掩掩,这副模样落在不明事理的众人眼中,顿时又再次添上了几分情趣儿。莫非,这事里,真有什么隐情不成?

群众之间早就哗然一片,陶总管对这个哥哥当真是恨得牙痒痒的。手下的人犯了错,就是一千仗下去,他都半点不会同情。虽然当初他警告陶大之时,说过若是他去钟府闹事,便将他送进官府大牢。可这事真到了头上,他却狠不下这个心了。毕竟,打断骨头连着筋,那是他的亲哥哥啊!

“大胆贱奴,你私进内宅先前,又与婢女不清不楚在后,钟府自然留不下你这等不干不净,不明不白的人!”早就到了钟府大门的崔嬷嬷见陶管家竟是不敌陶大,当即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陶大不是要个说法吗?既然他不要脸,那他们又何必给他留脸!

谁知,陶大根本就是不要脸的主,整日放屁的东西,又哪里还会嫌弃屁臭?崔嬷嬷将此事推开了讲,反倒是称了他今日来的意!

“大伙儿听听,都听听!”陶大转身,就在众人面前坐了下来,哭丧着个脸,道:“早听说这贼喊捉贼,就没听过自个儿不清不白的,说别人私通的!没天理啊!老天爷不长眼睛啊!你以为你钟家是大户,便说一就是一了?我今日就是个不怕死的,定要让落霞县的百姓们,都好好瞧瞧,这就是堂堂的钟家,书香满门的钟家!”

“不清不白”、“私通”,这些个字眼落在了众人的眼里,顿时看向崔嬷嬷的视线都变了三分味道,更有甚者,竟是将视线在崔嬷嬷与陶总管身上打转。

崔嬷嬷一把年纪,虚长了陶总管十几岁,两个女儿都与钟毓秀一般的年纪了,哪里受过这样的污蔑,顿时火气上涨三分,脸色一会青,一会白,手指颤抖着指着陶大:“你说什么?你胆敢将这污水翻到我的身上……”

陶大看着崔嬷嬷一副就差冲上去把他吃掉的神情,身体假意地畏畏缩缩地抖了抖,道:“你想做什么?难道还想仗着钟府这块大牌匾,对我做什么不成?”环抱着自个儿身子的陶大,完全就是一副崔嬷嬷想对他如何如何的模样。

顿时,底下看热闹的群众笑出了声。

崔嬷嬷被气得当场便说不出话来,眼见着脚步朝着后面退后了几步,双眼微翻,一副就快要被气晕过去的模样,幸好身后两个奴婢眼疾手快地伸手扶住了一把。

“来人!拿了小姐的名帖,去通知官府的人。”陶总管紧握的拳头又再次紧了紧。他念陶大是他哥哥,这陶大却这般在钟府门前撒泼,胡言乱语。既然他不仁,就不能怪他不义!

“陶二,我可是你亲哥,你想做什么!”陶大顿时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接下去所言,更是让众人瞪大了双眼,连带着崔嬷嬷也是直接晕了过去。


磁力轮 beijingcl.51sole.com

相关新闻
尚策百姓网